北京今日上午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为美国输入病例


西班牙的死亡病例数于3月25日超过中国,仅次于意大利。据西班牙媒体26日报道,西班牙巴亚多利德一名81岁的新冠肺炎患者23日因病情好转被转出ICU病房,却在短短36个小时后病亡。“昨天,他们把她转出时还在为她鼓掌,今天,她已经躺在坟墓里。”这位病人的姐姐这样感叹。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体上流传一条视频让人泪奔。一位中年男性医生在视频中哭着说,他已经将一些老人的呼吸机拔掉给年轻人使用,他于心不忍,这对他的医德教育是很大的冲击。不过,西班牙《20分钟报》24日报道称,医生有权决定将医疗资源优先给对社会有贡献的病员。也就是说,老人患者已经被医院边缘化。有的医院甚至不收老人病患,导致出现养老院里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现象。

日本一些主流媒体批评安倍晋三首相只是“要求”学校的学生临时停课,而对更容易被感染的老年人缺乏关心。在一家社交网站上,一些网友发出偏激的“排除老人”言论,认为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负担”,这场疫情是一场“青年人替换老年人的战争”。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类看法会撕裂日本社会,甚至激发老年人杀害年轻人事件的发生。

今年87岁的帕格曾是西班牙海军特种兵,尽管年事已高,他依然身体健壮,不聋不盲,思路清晰。帕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当年做潜水员时经常在水里训练,因此肺功能特别强大,退役后没有染上抽烟的习惯,每天坚持走路健身,至今没有感染病毒。“如果国家需要将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我义不容辞,毕竟年轻人还能为国家做更多事情。”帕格表示,但从情理上说,他们这些老兵为国家出生入死做了很多贡献,现在应该被抛弃吗?

减少外出,给日本老人带来的另一个负面效果就是“孤独感”倍增。以往,老年人还可以“预约”探望儿女孙辈,或者把他们叫到家中团聚。现在,为防止感染,亲人们见面的机会急剧减少。为此,日本国立长寿医疗研究中心出台相关指南,建议老年人与邻居保持对话交流,与不在身边的亲属保持电话交流。

但另一道风景线开始夺人眼球。当日本出现对口罩、消毒液、手纸的“抢购热”后,老年人成了排队购物的主力军。连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京许多药妆店、超市门口,看到一头白发的老人排着长长的队伍,为儿女、为孙辈“抢购”。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令社会震惊的军队发现被遗弃老人死在床上的情况,就发生在养老院。西班牙约有5400家养老院,大部分为私营,住了37万老人。在马德里,至少1/5的养老院已出现感染病例,令情况复杂的是,不少照顾老人的护工被感染,不得不回家隔离。

意大利:“一代老年人的逝去”

根据英国卫生与社会保健部消息,截止当地时间3月26日9时,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1658例,单日新增2129例;截止当地时间3月25日下午5时,死亡病例578例,单日新增115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