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遭暴雨袭击 9区发布暴雨预警
来源:广州遭暴雨袭击 9区发布暴雨预警发稿时间:2020-03-28 11:53:51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会举办毕业典礼。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几乎消失,或者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允许部分学生的父母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改为“网络直播”。一位70多岁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日本《每日新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

在此之前,加拿大已经禁止绝大多数国外人士入境,对从国外回来的本国公民强制实行为期14天的自我隔离。对国内旅行的限制,仅限于一些地方政府,联邦政府宣布这样的措施,还是第一次。

疫情蔓延,老年人的命运在超级大国美国竟也成为话题。23日,69岁的得州副州长帕特里克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竟称“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引来不少美国网友挞伐:“我们为什么生活在用金钱去衡量生命价值的社会?”“帕特里克愿意为拯救资本主义而死。我不是。我已准备好让资本主义消亡。”

西班牙:“昨天还在为她鼓掌,今天她已躺在坟墓里”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在新冠疫情刚暴发时,意媒一直强调“这种病毒高发于老年人”,这导致病毒没有受到重视。很快,伦巴第、艾米利亚—罗马涅和威尼托有将近2/3的养老院有老人感染病毒。面对如此高的患病率,有媒体打出“我们必须选择治疗谁、不治疗谁,就像在战争中一样”的大标题。

“在我们这边的一些村子里,整整一代人几乎都消失了。许多七八十岁的人去世了。有些孩子再也不能见到他们的祖父母了。在有的村子里,你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这是50岁的丹尼尔·莫扎尼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内容,他住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城镇贝加莫。

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一名医生说,“过去几天,我们不得不在40多岁的病人和60多岁的病人之间做出选择,决定谁可以用唯一剩下来的一台呼吸机……我是医生,我是来救人的,我不是法官,我不能决定谁应该死。”这样的考验太多,以致原本压力超负荷的医护人员身心更加疲惫。最近,威尼斯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投河自杀,目前尚不能确定自杀原因,但这家医院在几天前成了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体上流传一条视频让人泪奔。一位中年男性医生在视频中哭着说,他已经将一些老人的呼吸机拔掉给年轻人使用,他于心不忍,这对他的医德教育是很大的冲击。不过,西班牙《20分钟报》24日报道称,医生有权决定将医疗资源优先给对社会有贡献的病员。也就是说,老人患者已经被医院边缘化。有的医院甚至不收老人病患,导致出现养老院里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现象。

据统计,西班牙被感染的病患70%以上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65%的死亡病例不小于80岁。这意味着大部分医疗资源要花在老年人身上。但在81岁的退休护士玛丽亚看来,救死扶伤是医护的天职,岂有老人可以先死、年轻人得到丰厚医疗资源之理?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即便是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你怎么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对社会有贡献,而不会成为罪犯?退休老人拿国家退休金的确带来养老金的负担,但这是白给的吗?